Jer柳應廷「重生系列」第二回〈砂之器〉

狂人一家幾口引發共業後,毀了一切,遂決定跟太太來生不再做夫妻,改當母子!以更親密的距離,繼續互相學習未完課題。靈風再起,誓要吹塌砂之器;究竟愛和寬恕,能否真的逾越因果,扭轉宿命?
 

Jer曾經提到:「接下核的第二、第三首歌,將轉到不同的身體,歌詞及音樂上有主題性的連貫,但感覺與〈狂人日記〉不同,是一首慢調情歌,風格仍是黑暗的。」


結果,重生系列第二回終於登場,繼上次〈狂人日記〉後,今次歌名繼續沿用著名文學作品,選用日本作家松本清張的小說《砂之器》,取其砂子製成的容器的意思,再比喻成與母親之間的前仇往恨,「或許多如恆河沙數,卻讓我們掬起雙手,形同沙漏,把所有東西都篩走,唯有愛和寬恕,永遠篩不走,流落在茫茫宇宙,恆存萬有於永久。」


重生系列,第二生以母子作核心,以「宿命和原諒」為課題,繼續以Jer難以抗拒的聲線與音樂,給予你我不一樣的力量。

「誰躲在命運大門後 逃不掉命運便承受」

節錄自:樂壇點點評  by 艾菲     原文網址:link

煩惱,十居其九都是自找的。
縱然是別人為難自己,但讓自己走不去的人終歸是自己。
有時候,最可怕的,並非命運的糾纏,而是緊閉的心門,
讓別人進不來,自己也走不出去。

嗔恚,總起於無明;人生在世,也許真的有無緣無故的恨。
但相信,一句「對不起」的威力,足以粉碎因果業力程式,逾越空間、世代、物種,和角色。
最終,或能了悟十二姻緣,遂把宿命提前扭轉 。

3.png
2.png
sand.png
新歌《砂之器》以親情為題 小克、王雙駿用心連繫兩部曲

節錄自:HK01  撰文:陳芷穎     原文網址:link

在連繫兩部曲上,阿Jer與「物語班底」小克及王雙駿花了不少功夫:「MV聽到個音樂係《狂人日記》Intro嘅純鋼琴版,承接《狂人日記》最尾嘅『狂』字。上一首歌個尾係下一首歌嘅頭,所有嘢變到好連貫,整咗『狂風起了』。除咗系列、歌名用小說名,仲會有呢啲連繫,令人記得之外,一聽起呢啲音樂就會諗起我。」

花姐曾指歌曲「唔使寫咁難」 阿Jer因而糾結三天

柳應廷的作品需要樂迷花時間了解,亦未必當下就能消化歌詞背後的意義,連花姐都說「唔使寫咁難,未必個個都Search歌詞講咩」,阿Jer因而糾結了三天,不過他卻受上天啟發堅持做自己想做的音樂:「出呢首歌之前花姐都話『好難,唔使寫咁難,未必個個都Search歌詞講咩。下下都查字典,你估個個都咁得閒咩?』我當初都質疑自己係咪要咁難,糾結咗三日,小克Send啲詞畀我睇,我係冇覆佢。後尾好似有上天啟發,我聽緊《砂之器》Demo,電台啱啱播緊《狂人日記》,係咪上天畀我啟發『啱呀,呢條路啱呀,你去喇』,之後就堅持住自己做呢個Topic。暫時大家覺得深,但都樂意用時間去Search,Get到首歌背後意義,好開心。」

這 也許就是宿命!!!

節錄自:Vocus CC 撰文:陳芷穎     原文網址:link

前世的張狂、前世的恩怨,都連同那部《狂人日記》,一同閤上了……麼?

那五秒代替了前奏的喉音,前世作過的孽都快速掠過,倒數著記憶自動銷毀的時間,也倒數著我們呱呱落地的時間。

新生命的誕生,所有人都掛起了笑臉,在我的身邊團團轉著,怎麼我仍覺得不開心?怎麼風起在我的心房之中?第一段Verse的鋼琴,是舉步維艱的腳步,花光了力氣,也掀不起嘴角,一天到黑只懂哭個不停……除非……

多麼熟悉的手,在你懷裡,多麼的安心,就像以前,都曾經感受過這心跳、這體溫......是因為一直都住在你的身體之中?是因為身體一直也流著屬於你的血嗎?

同樣是假音連連的副歌,可是柳應廷的聲音,已不見一百年前的狂妄;在《砂之器》感受到的,是一份拉扯?是一份悲憤?我喝的孟婆湯,是開了水的嗎?這回我要在臍帶裡,吸光你的營養;每天也要準時在凌晨三時半哭哭啼啼,嚷著要喝夜奶。

「一閃一閃小星星」的溫馨間奏,完美地掩蓋著這個復仇計劃,看著你可愛的臉,哪管你哭個不停,哪管你弄得滿地狼藉,她還是露出慈祥而甜美的笑容。第二段Verse之中,Jer的主音,是嬰兒呱呱的叫,泛起的浪濤;啤老師的和音,就是媽媽的呢喃,用心的在掃著我的背,哄著我乖乖的入睡。

 

她,仍然擁著你、親著你,跟上輩子有甚麼分別?分別也許在於,她永遠不會離開你,儘管在長大了之後,跟她不到三天之間,總會有一場小爭吵。「你可以原諒我嗎?」無論在哪一輩子,原來我要追求的,也是一句她口中吐出的「可以」

 

看著你腹中的疤痕……原來我上輩子的狂妄自大,才讓我倆分開,你才是滿身傷痕的一個;副歌中像是沒有間斷的假音,原來是悔不當初的嚎哭,為著一百年前的前因而悔疚,一百年後的今天,看著你雙手慢慢變成嶙峋,幼嫩肌膚慢慢風化,是我最大的懲罰。

 

是命運讓我們的靈魂再度交集?是我們的自由意志,選擇靈魂再度交集?我不知道,也搞不清,只知道小克你多麼的狠心,把這個可怕宿命和盤托出。

浩瀚的弦樂,為耳邊聽著的「一閃一閃小星星」,添上了一份淒美,還有懸疑的氣息。是Carl叔叔的魔法了吧,空氣在這一刻,都變得沉甸甸。

 

原來首五秒的喉音,是《狂人日記》的延續;原來歌曲的首三個字,是連接著《狂人日記》最後的一個「狂」字。上一輩子,我們欠了她一句「對不起」;今天,我們再次遇上,就是為著這句「對不起」贖罪。
 
也許這,就是我們的宿命吧!如砂一般,即使堆成器,也擋不住潮汐沖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