節錄自:柳應廷個人Facebook  原文網址 :link

「物語系列,都是關於『死亡』」
《水刑物語》是臨近死亡;
《迴光物語》是經歷死亡;
《風靈物語》是已經死亡。


死後的世界是怎樣?肉身已滅,非再以眼視物,亦因已皆無物,只剩一個意識,或稱靈魂。
意識如夢初醒,夢的記憶漸褪,便遠離上一個夢,預備進入下一個夢。
但何謂「上」「下」?靈魂邁進更高維度,漸忘掉時間這觀念;空間亦已空掉,再沒有前後、沒有上下左右。
唯有帶著某些放不低的情緒、擱不下的回憶,再度捲進另一場夢中。
如是者,失散的,轉生了,又重逢。


而風,本身無形無味無聲無色。當風一拂,草歪倒,塵上揚,雲暗湧,水波動。
如果風只是帶領你意識再度造夢的使者,那麼當你細聽風鈴的回響,聽到的可能就象徵著萬千生命經歷無數遍生死循環中,所留下來的輓歌。
當你聽之心動,才發現,其實鈴未動,風也沒動,只是人心自己在動。

風靈物語 - 歌詞分析丨三部曲最終章|隨風進入靈魂世界丨夢破醒也都是夢  by Hey詞研究學會丨戲痴HeyChill

《風靈物語》編曲細節

節錄自:論盡音樂 Stupid Music  by   原文網址 :link 


Carl 叔叔響《風靈物語》嘅旋律同編曲上嘅心機真係落得好多。旋律編排上有《#水刑物語》延續感,後來發現原來《風》原來接《水》,但由於時間製作上太趕,所以先將《#迴光物語》放中間,難怪《風》響旋律 (唔計編曲) 已經同《水》有如出一徹嘅感覺。


至於編曲上,《風》更加將《水》同《迴》最有特式同記憶點嘅部分加入,例如《水》嘅 intro 部分,以及《迴》music break 時嘅電音,令到編曲上都將三首歌融為一體,令人聽到《風》嘅時候,會響歌曲唔同部分聯想到前作。另外三首歌,唔只係每首單曲嘅起伏令人覺得扣人心弦,而係每首比前作格局更大,當三首連住聽時,更加有盪氣迴腸之感。


前面提到,因為時間關係,將《迴》放響第二首,《風》放響第三首。但呢件事,反而覺得係「錯有錯著」地令歌曲感覺更加提升。
呢點要講到小克嘅歌詞。《水》同《迴》雖然同死亡有關,但都只係接近死亡,但《風》就係講死亡後嘅體驗,亦呼應前兩首,就係儘管你曾經尋死或者再為生存掙扎,但到最後人都終需經歷一次死亡。


《風》唔係做一個 roundup,但將整個物語完整地呈理「死前 vs 死後」,尤其《風》呼應前兩首,就算死亡前有執念有黑暗,死後一切隨風遠去,只留下笑容等待轉生。當然,聽到呢首歌嘅人當然未經歷死亡,但從三首歌詞,已經為整個「物語」寫下一個具玄念卻又令人有深刻感受嘅結局。


最後講到 Jer。雖然未必每個人都接受到佢嘅唱法,但我必需講,Carl 叔叔幫用呢三首歌,已經塑造出一個音樂形象俾佢之外,仲發掘出一把好獨特嘅聲線以及唱法,再加上 Jer 本身唱歌有一定技巧下,要令聽過嘅人 (不論喜歡與否) 留下印象,絕對唔係難事。之所以我成日話,一個好監製,就可以監出一個好歌手,因為佢可以發揮歌手最獨特嘅一面,就係咁解。


寫到呢度,我覺得要多謝 Carl 叔叔同小克嘅,已經唔只得 Jer,我地都應該多謝兩位,為樂迷成就一位絕對值得期待更多嘅歌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