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dman.jpg

Jer柳應廷:希望鼓勵大家盡快要找出光明,走出黑暗  By JetMagazine


「三更半夜 迷幻音樂 找快樂」
「光線引我再次回眸 岸邊伸出這一對手。」
「我撐撐撐過了漆黑」
「物語」三部曲後,今年「重生三部曲」,希望用柳的歌曲、聲線、高低音,為香港人帶來一點點力量,忠於自己,重生。「鼓勵大家不要停留在黑洞太久,盡快要找出光明,走出黑暗。」

節錄自:Jet Magazine
原文網址:https://jet.my-magazine.me/article/detail/interview/11661

Jer柳應廷,去年經過水刑、迴光、風靈的「物語」轉化後,當日的八字眉變成今日的「狂人」,展示黑化瘋狂的一面,來個「重生三部曲」,第一回〈狂人日記〉將Progressive Rock帶入廣東歌,鼓勵大家要忠於自己。


這一顆果實,美味可口卻又不敢觸碰,瘋狂得就像世間當下一樣。Jer坦言希望用他的歌曲、聲線、高低音,為香港人帶來一點點力量,忠於自己,重生。


光線引我再次回眸 岸邊伸出這一對手 :「那段黑暗時期,最難捱的日子,經已撐過去。」


犧牲與得著,Jer的想法明確,他的目標也很簡單,就是希望多唱廣東歌,吸引大家留意。「可能過去十年,大家都覺得樂壇已死,再沒有新歌手出來接力,但不少人一直都很努力,只是大家未有留意他們。我覺得MIRROR出來就是一個很好的訊息,這一班人未必是最好最完美,但是我們願意在社會中擔起這個責任去推動改變,希望更多觀眾聽回廣東歌。首先我們不能輕看這個圈子,要相信這個力量,慢慢就能做到以前的感覺了。」

果實延續生命。說到底,Jer的歌曲總是能夠令你我帶來一絲希望、一點力量,為不少度過艱難日子的人打打氣。「我真的希望,能夠透過我的歌曲給予大家一些力量。與大家一樣,我同樣身處社會之中,受環境影響下,都有一些負面情緒想發洩,某程度上歌曲能夠展露自己心底中想說的話。」他直言性格樂觀,盡量用正面態度面對不好的事情。「我以前也迷失過,受過一些傷害,包括愛情、事業、家庭等等,當然也沉溺過一段不開心的時間,但時間過去,現在看回以前,可能只是一件小事,當時心情卻困擾得太久,所以我特別想唱一些歌曲,鼓勵大家不要停留在黑洞太久,盡快要找出光明,走出黑暗。」但願城內城外,牆內牆外,大家都能聽得見Jer柳應廷的真心。

jet3.jpg

【「佛系」小克承包柳應廷單飛命運 誓掀廣東歌革命「歌詞是由其他人唱出來的,並非只做自己的事」】  link

節錄自:www.ellemen.com.hk

柳應廷新歌《砂之器》發佈首星期已破83萬點擊,是繼《狂人日記》、《水刑物語》後又一熱播歌。不少樂迷更誇張地形容「因為柳應廷而重拾廣東歌」;甚至「狂人」上身,把他的5首 solo 作品深度解讀一遍。種種讚頌表揚,實在不得不提背後的功臣——「革命家」詞人小克(蔣子軒)。


小克早在2011年,已掀起過一場「新紀元歌詞」革命,讓香港人發現:廣東歌樂壇除了情情塔塔之外,原來還有佛性哲理。他希望透過歌詞作品,引聽眾自我覺醒。自此,作品如陳奕迅2013年演唱的《告別娑婆》、周國賢收錄於2012年《Live a Life》的《有時》三部曲,都漫溢新紀元色彩。 


從《有時》中「一切善或惡 聚或散 也定了早晚」所滲透的命定,到《重逢》的「你已在半空 在我中 在虛空 重逢在這蒼穹 維度裡深深相擁」揭示生命常以不同方式循環,那有如通靈的心路歷程,甚至讓小克在填詞期間流淚。如今他為樂壇新人創作多一回前世今生,將空靈歌手形象有如「命運」般套在柳應廷身上。最後《迴光物語》、《狂人日記》成派台冠軍歌不特止,Jer 更勇奪 2020 年叱咤生力軍金獎成「金Jer」,這又是否因果宿命? 


小克信奉 New Age 思想:萬物歸一,神皆一切,一切皆神。新紀元的概念,説玄不玄、説顯淺亦絕非顯淺。「佛學詞人」對其之篤信,促使他索性搬到杭州定居,貪那慢活節奏,實行「佛系人生」。畢竟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小克的工具,就是他的哲學思緒。
如此一來,他捩手就能將 New Age 的「玄」,化成容易入口的廣東歌。柳應廷新歌《砂之器》甫上架即彈起,其實由第一首solo《水刑物語》已可察端倪。若物語系列是死而轉生,那重生系列就是生而轉死。但「逃不掉命運 便承受」,「死」不局限於肉體,亦可以是「心死」:一種釋然、接受命運的覺悟。填詞作品如今次的《砂》,不僅參照佛經,更有「一生多舛」(一生不順)、「囹圄」(牢獄)等少見的古詞,盡夠廣東歌的責任 —— 學中文。


當然,曲、詞、編、監,缺一不可,尤其是當編曲不屬版稅保護之範圍,功勞更不應被忽視。王雙駿 @wongsheungchuncarl 從《水刑物語》開始已參與製作,今次《砂之器》再腦洞大開。為貼合歌曲的「子宮視角」、宿命輪迴、原諒,加入水滴聲、柳應廷不同轉世的和音、搖籃曲《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》、改編自《Lara’s Theme》的一段管弦樂等,營造一種盪氣迴腸的意境。編曲者之執著,讓成品昇華到藝術層面,不得不令人佩服。


「柳應廷x小克x王雙駿」這個組合,以偶像歌手的演繹作糖衣,將這顆本難以吞嚥、精神領域門檻高的苦口良藥,以一首4分57秒的流行曲呈現。後疫情時代帶動本土創意工業抬頭,聽眾以至整個社會,傾向追求思想昇華多於心靈慰藉。在對的時間遇上「對的人」,使深度作品得以竄入主流 —— 這個循環,又算不算是一種輪迴?


Text: Milly Yeung

mad.png

節錄自:HK01 link

2021年他推出「重生」三部曲的第一部《狂人日記》,風格之突破除了收獲一波「mm7」(正)好評,同時也令樂迷為之「耳前一亮」。Jer更邀來近來MV界炙手可熱的導演Sheng執導,Jer更化身「壞過凱婷」、沉醉在煙、酒、毒之中的搖滾歌手,獲歌迷改潮語變「壞過應廷」,作為偶像更不惜挑戰影像尺度,無分「膚色/身份/性格/樣貌/思想/意志業力/基因」,貫徹「狂」的主題及宿命。

MV佛教意味濃厚,有網民以佛教中的三毒貪嗔痴分析獲導演Sheng轉發。影片以一名中年麵館老闆作開首,肆意狂盡一生後,在上吊自殺前抄寫大悲咒希望減輕一生的罪孽、除諸惡業病苦、終得善生,「狂人/突然合手擱筆/方知悔恨」。片中藉鏡子、花朵在不同維度中穿梭,黃色花朵代表Jer、紫色花朵代表黑皮膚的女模特兒;前者沉迷聲「三更半夜/迷幻音樂/找快樂/低音喇叭/狂怒衝擊/耳膜」;後者則沉迷色慾性愛,「貪生/貪了新/不記得厭舊」遊離於男女關係之間。三者最後齊聚麵館,看到麵館老闆遺下的大悲咒,意指刻在靈魂中之狂皆是注定、難以脫離「一出生/已劇透/舉骰子/送上帝手」。

至於MV劇情包括自殺、情慾、吸毒等有違一般道德觀之行為,尺度之大直逼18禁,問起有否曾因MIRROR的偶像身份而有所避忌,Sheng說:「Jer雖然係偶像,今次MV喺香港尺度算大,但其實放眼世界呢啲好小事,拍攝前見花姐匯報意念好快一次就通過咗,完全冇創作上嘅限制同顧忌,都幾Surprised。拍攝嘅時候我自己都Scan過係咪好敏感,但花姐覺得冇問題可以過,今次花姐嘅信任同自由度都好大。」

Sheng又分享了個人在《狂人日記》最喜歡的部份:「我最鍾意Opening那段戲,喺氣氛營造上、整件事嘅中心思想都投放咗喺度。」他又解釋了背後的深義:「就算知道所有佛經、宇宙法則、靈魂系統、來這個世界的原因,就會發現一切都只不過係選擇。」Sheng又分享了自己很喜歡的2009年科幻電影《Mr. Nobody》(港譯《小國民尼謨》):「世界上冇一個決定係錯,(唔同決定)只會帶你去唔同嘅方向,就好似靈魂選擇咗唔同課題,有啲人係需要透過好Hard-core嘅生活、或者普世價值覺得唔啱嘅事去經歷,今年嘅主題我好想講所有人都要記得自己係邊個。」
 

節錄自:presslogic  by  Sherry   原文網址 :link

 

Jer 新曲《狂人日記》偏前衛搖滾,曲風和形象都有大突破,打破了傳統偶像的框架。除了歌曲風格新鮮,MV 亦有視覺衝擊,早前釋出時引起網民熱議!Jer 在 MV 中化身癲喪的「Rock友」,沉醉在煙、酒、毒,代入迷幻瘋癲的狀態讓粉絲眼前一亮!

轉型走壞男孩的 Jer 絕對沒有惹粉絲反感,反而獲歌迷二次創作屬於他的潮語「壞過應廷」,勇挑偶像的尺度,獲得一致好評!他近日在不同平台演唱《狂人日記》 live,表演讓觀眾大為震驚!

mad1.png

Jer 在 ViuTV《Chill Club》第27週奪冠,在台上《狂人日記》的現場演繹更被大讚發揮得淋漓盡致,盡現瘋狂的姿態!Jer 玩轉整個舞台,有粉絲稱他把《Chill Club》舞台變成了他的個人迷你演唱會!
Jer 這次在台上再不似過往古板木獨,網民大讚不但氣勢可壓台,更展示了個人的台風,可謂是暴風級的進步!

mad3.png
mad2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