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uhak1.jpg

輕談淺唱不夜天今晚同大家講吓《砂之器》嘅緣起及創作過程。

自從前年寫《是但求其愛》開始,鍾意諗返每件事嘅源頭,點解我會寫到呢首歌?有乜嘢驅使我去寫呢首歌?就會自然追溯到幾日前、幾個月前,甚至幾年前。類似佛家的「緣起法」,諗吓諗吓你會明白,原來一件作品,係無數因緣和合而成,真係一切都是緣份,當中因果難分。

《砂之器》嘅「今生情侶,下世母子」呢條主線,除咗由細到大中國人講嘅「無仇不成父子」、「女兒是你前生情人」之類「討債」式論述,仲有幾年前睇咗一本對我好重要嘅書——《靈魂的出生前計劃》,裡面有一章講「流產」,我實在太鍾意呢一章(詳見拙作《偽科7》p.128,如果你有興趣),一直想放落歌詞,都放咗一段仔落周仔嘅《夜空的呼喚》,但首歌佢未消化到所以無唱,咁咪再等囉無所謂,不過都知好難有監製肯放手俾我寫呢樣嘢。(後補:有網友提醒,原來我在陳慧敏 @chan_wai_man 的《沉默之間》最後一段也寫過。係喎!我自己都唔記得咗!😅)

去到今年年頭,《樂壇已死》派台,某記者致電訪問,剛巧那晚我正開始寫重生第一部曲。訪問後該記者DM我,說多謝我寫的《四季》,陪她媽媽走上最後一段路。我除咗「節哀」之外都唔知講乜好,但就受她的message影響,突然諗番起《靈魂的出生前計劃》那故事,於是自作主張當晚寫了份初稿(當時連名也未有,暫名《搖籃物語》),就是一份關於「今生情侶,下世母子」的詞。翌日阿Jer覺得份詞太深亦非他想要嘅嘢,於是再改寫成後來的《狂人日記》。

然後,來到五月,開始構思第二部曲。Jer發來短訊,話要寫《零極限》頭兩式「對不起,請原諒我」(《零極限》係一本知名身心靈叢書,時間關係自己google,如果有興趣),咦?briefing就係咁?平時佢會send好多相加千字文過嚟㗎喎?因為當時他剛完成Mirror演唱會得番半條人命,無電再send相了。咁我就打蛇隨棍上,問佢好唔好用番上次《狂人》份棄稿的題材,去講「對不起,請原諒我」?佢話可以,咁我就嗱嗱淋趁佢病攞佢命,盡快爆seed寫成《砂之器》(不過都典咗三晚,首歌太Q難寫,加上我哋個黐線王姓監製堅持此曲第一句一定要連住上一曲《狂人日記》的最尾一隻字「狂~~~」!喂淨係呢句「(狂)風起了」都諗咗我半日啦)!

寫詞中途,在YouTube發現有位叫Tommy Sir的仁兄以純佛學角度去分析《狂人日記》,兼預測第二部曲走向(都係嗰句,自己search,如果有興趣)!好精闢!當中提到「宿命論」與「自由意志」的對立,我才如夢初醒:係喎!其實可以把這種對生命的struggle延續到這段母子關係裡,首歌會更豐富!亦因為「宿命」兩字,咁啱撞正我寫到結尾「沙漏」兩字,神奇的火花點燃起了!突然想起松本清張!砂,之,器!這部經典小說的主旨正正就是「宿命」(書好睇,雖然好厚,但74年那部改編電影更精彩!竟然把書中主角那首《宿命》piano concerto,四十多分鐘的樂章,原原本本放在電影最後四十五分鐘的montage!你有無睇過一部戲最後係長達四十多分鐘嘅MV而極少對白?野村芳太郎導演,橋本忍、山田洋次編劇,again,自己google,如有興趣)!

係,終於寫到!但,係,我自己都覺得好深,但又好鍾意。見交詞後三日團隊都無人feedback,暗自擔心今次能否懷孕成功。因為望子心切,遂於三日後在group中發了一句「嗱呢份詞如果唔收會絕交!」,聽聞嚇到阿Jer面青,其實佢應該係忙到癲根本無時間睇詞,Sorry囉!

我最想講,人越大我越唔信一件作品係純粹關自己事,所有前因起點、時間醞釀、所有當中出現來幫忙成事的人事物,因緣和合地成就一首歌,都要逐一感謝:《靈魂的出生前計劃》、《樂壇已死》、周仔、喪母記者、《四季》、Tommy Sir、松本清張、花姐、條Jer、Carl叔,Sheng導,甚至唱Demo的吳林峰(其實仲有身陷囹圄的兩個人、其中一個叫張可森,也是個填詞人,他寫了篇樂評,看穿我在《狂》開始沒有用上「我」為第一身,係,今年三首我想抽離少少去看輪迴這回事,《砂》中唯一一個「我」字屬Quotation,唔係Narration,可惜那文章已消失了⋯⋯),都各自有其崗位及作用,我只是神派來把文字盡量啱音地寫出來的其中一個角色,而已。緣份千絲萬縷,我們其實活在一張意識巨網之中,所有東西都相連互通(又介紹一本書叫《無量之網》The Divine Matrix,講呢樣嘢講得好好,google it,誠推)。

無嘢了,眼瞓。聽聞好多人睇完MV爆喊,好事來的!把情緒釋放出來吧,然後再努力築起下一個砂之器,一起對抗所有宿命。多謝大家喜歡這歌。

嗱咁樣:我見Carl叔叔解構解得咁高興,大家又原來咁鍾意睇作者對作品嘅自剖,最重要係:阿塵又終於瞓著咗,咁我又摷吓個WhatsApp group入面睇吓仲有無貨先!吖頂真係有!嗱,不過真係最後一篇嘞吓。

呢篇嘢本來係寫畀阿Jer自己睇,無打算公開,係為咗畀佢更了解份詞嘅背景,畀多啲資料佢可以Well-prepared for派台時嘅各種宣傳訪問啫(上年物語系列無咁做所以聽佢訪問會發覺曲解咗一啲原意)。又,因為歌名直接引用了人家的經典小說名字,不想有任何資料上的錯誤。依家公開埋畀柳粉睇嘞,無㗎啦,詞方面真係最後晒冷啦!乾塘㗎啦我!不過都希望阿Jer搵日可以分享多啲錄音時嘅技巧呀、點樣分四日去唱晒四個音域呀、或者點樣消化呢份詞呀、點樣控制啲假音呀咁啦!又或者導演又講吓個MV點樣樣可以响短短五日內拍完剪埋仲TC埋?拍嗰場打仔戲嘅過程呀咁啦⋯⋯全部我都想知多啲呀喂(不過佢兩個都咁鬼忙⋯⋯)!

同時都希望大家through呢首歌可以了解多啲廣東歌嘅製作過程囉(真係未必永遠「詞大過曲」㗎),多啲人了解咪多啲尊重囉囉,多啲尊重咪多啲愛去共同面對逆境囉囉囉,我估Mirror响呢個時候出現都係主要為呢個原因啫!做歌嘅人同聽歌嘅人一齊加油啦!係咁。

----———————----Hi,我是分隔線😂-------———————

For Jer宣傳訪問時用:

《砂之器》是日本推理小說大師松本清張1960年的作品,多次改篇成電影及電視劇。書中主角因為怕被社會歧視,極力隱藏自己的出身及悲慘過去,從而攀進上流社會,最後更因怕真相被揭而殺人犯罪。

日文「砂の器」的意思是「用沙子建造的器皿」,比喻主角辛苦經營全新的身份和事業,就如築起砂之器,當潮漲時,象徵著「宿命」的海浪一捲,砂器便隨即坍塌。寓意我們無論多努力也難逃宿命的最後到來。

主角最後成為知名音樂家,並受自己的骯髒歷史啓發,寫出一闋鋼琴協奏曲,命名為《宿命》,也就是小說的最重要主題。

「宿命」兩字源於「星宿」。古人把夜空分成二十八宿,看著星體的移動恆常不變,因而對照人類無法改變的命運,稱為「宿命」(所以「恆河沙數星宿 尚未綻放出 自由」),不過後來點解星宿會讀做星「瘦」就唔乸知了。

這首歌A段是描述狂人的靈魂再度入胎的過程,那個帶著靈魂的使者(風)不斷提醒「恩怨 是非 怎可混淆」,就是「逃不掉命運」的先兆。

A段之後整首歌都是「前狂人」‭ ‬入胎後、還未完全忘掉前生記憶時的「靈魂獨白」,是胎兒從媽媽子宮唱出來的期許和盼望。兩段B段中「孩兒跟媽媽 相抱擁 將歷史 盡遺忘 重投入 這世界喧鬧」及「孩兒跟媽媽 夢魂中 不斷講 原諒我 這萬年咒語 仍有效」,其實只是他的主觀願望,實際尚未發生,因為他根本還未出生。

D段是有點雙關意思:「一生多舛 轉世善後 蜷縮棲身 囹圄靜候 漆黑中 只有愛 可衝破 漏光的 缺口」,當中的「蜷縮棲身」是嬰孩在子宮內的姿勢,而「囹圄」即「監獄」之意,指的是人總是困囿於「宿命」這監獄裡面。但無論是子宮還是宿命,最後只能帶著愛,才能衝出那漏光的缺口(即陰道)。再說,也暗自遙遙呼應著《水刑物語》那兩句「聲線 領我 再往前游 上升 身軀 找到缺口」,也是在水中(羊水),也是待重生中,也對應著《迴光物語》中那句「漆黑之中 堅持望見 光譜」及「漆黑到底 尋遍光線那 預告」。

至於最後Chorus C3段「成長自立後 互承受 望母親 突然 白了首」可以是胎兒的幻想,也可以是經過bridge和music break之後真的過了二十年,交由聽眾自行決定。

《砂之器》作詞理念 By 小克(IG@diuhak)  lin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