減的美學 —— 關於柳應廷〈自毀的程序〉
 

原文:趙雲,  IG@mirror_etc  (link)

很多人都從〈自毀的程序〉聽得出許多日本元素。先不論MV,歌詞中的奈良和京都、枯山水、日式的死亡美學,編曲用上大正琴(又稱名古屋豎琴),或者隱約透露的物哀之美。我好奇的是柳應廷唱法如何配合這些日式美學?

 

視日本為鄉下的香港人不少都看過日式庭園的枯山水,沒有山和水的山水,以石為山以砂寓水,中間間或綴以樹木或苔癬,一直將重點刪去剩下砂石。無論形態和顏色都比有機的自然恬淡。這樣看似禪意而極簡的詩意美學,偏偏特別需要人工細心維持。不然那些如一圈圈漫開的漣漪的細砂,隨時被風雨和不小心踩過的腳步破壞。人必須以一種西西弗斯式、不畏徒然的意志,才能成就精神和美學上的極簡,可以是吊詭,也可以是種修行。

 

柳應廷的vocal令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副歌每一下「你再兜一圈」的「再」字,他有仔細思考過每個字的表情,這個「再」,每一次出現都較同一句其他字放輕,仿似是花力氣跟兜圈和徘徊對抗。這首應是柳應廷繼〈風靈物語〉之後唱得最輕的一首歌,有些人會以為柳應廷唱歌懂放不懂收,甚至〈離別的規矩〉bridge後亦太用力。今次他應該八成時候都收回來了。甚至我特別喜歡第二次主歌的處理。跟一般層層遞進的做法不一樣,雖然節奏組的鼓和低音結他已經加入,「看懂枯山水/奈良和京都/最終也沒去」幾乎比第一段的主歌更柔軟。他所表達的傷感不是聲嘶力竭式的絕望,只是克制地在第一次副歌「而漩渦之中 得你醉」聽到沙啞的顫抖。

 

我想我的疑問在於編曲。昨天傳來預告時我被鋼琴solo前奏驚艷到了,如果這會是歌中反覆出現的motif,我會期望它一直貫徹減的美學,由乾淨的編曲突顯柳應廷的細膩。如今第一次副歌和第二次主歌之間、bridge前後出現Jason Kui非常招牌的電結他,最後一次副歌升key,是否打破一直以來建立的徒然和克制的哀傷?還是如果不如此操作的話,作為一首流行曲會顯得過份平淡?我會期望有天柳應廷的歌曲,會以更acoustic、更乾淨的姿態出現,展現柳應廷的另一面。

IMG_20220713_014531_807.jpg

《自毀的程序》是否只得我仍未走出去
 

撰文:馬來時    原文:IG@betterme.magazine   (link)

 

「誰在大廈 對面/ 默默地 掛念/ 看她 會否 出現/ 圍著大廈 四面/ 捨不得 刪剪/ 一圈 一圈 伏線」

曾幻想與你走到最尾翻開新一篇章,怎料到新一章的角色裡沒有你。多少次回望,多少次舊地重遊,多少往事回憶仍甜在心頭,然而掌心殘留的溫度已所餘無幾。我默默地想,想你會否也跟我一樣,怕回到這些舊地,卻又禁不住思念,無視旁人眼光,也要試著去碰運氣。一圈⋯⋯兩圈⋯⋯三圈⋯⋯妄想誠心在原地兜圈,便能如願再遇見你一次。

「其實大廈 裡面/ 日曆沒 再掀/ 她早已 搬遷/ 但為何 遠看/ 一樖花 永沒變」

有時候心痛不一定撕心裂肺,真正的痛是在夜深人靜時,忽然湧上眉梢的悲傷,憂憂淡淡的蔓延全身。配合開首慢慢出現的琴音,Jer 今次刻意放輕了聲線,演繹時也加入比以往更多的氣聲和真假音轉換,與其說是一個講故事的人,不如說他的心裡也有一道不能觸碰的傷口,嘴上越是輕描淡寫,傷就越是深刻。歌曲的中段以絢爛的電結他、編曲和比較用力的咬字,呈現出人在分開後想要改變或挽回的勇氣和衝動。

「你再兜一圈 再兜一圈/ 不 去面對/ 沉溺過去 成長也有程序/ 你再兜一圈 交代未完/ 多少 辛酸/ 她早已 跨過去/ 而漩渦 之中 得你醉」

倘若真的再遇見,我卻很怕,怕你已經改變,自己只是在懷緬舊日的美好。可以的話,我想把一切推翻,從頭來過,這或許是最乾脆和簡單的做法。就如歌曲在最後的處理,澎湃過後回歸平靜,恍如所有的矛盾、衝突跟傷痛都不曾存在。但其實我也心知,你早已習慣沒有我的日子。

你的生活如常,只得我還處於混沌之中。
 

 

李專:自毀的程序

原文:IG@lee.chuen   (link)

有一種心痛,就是當我想回頭和補救之際,原來你已經決心放下和跟我變遠、變淡、變陌生,只剩下我一人翻不過這一頁,默默承受著親密後的相別陌路、甜蜜後的冷漠、認真後的痛苦,在心裡一直預留一個位置,安安穩穩放著這個人。

很諷刺,對我而言,距離沒有變成鬆手;沒聯繫沒有變成忘記;沒接觸沒變成不想關心,但見識過你的忽冷忽熱和漸行漸遠之後,我知道自己已經由昔日的意義非凡淪為今天的可有可無,儘管有一萬個想繼續在一起的理由,也欠缺一個匹配的身分。

因此,即使我還想跟你接觸和聊天,像昔日這樣嘻嘻哈哈打鬧著,我也不敢去打擾你了,因為當你現在的世界已經不缺我一個,我的主動只會變得異常廉價。

既然總被忽略,何必還要作賤自己,繼續讓你冷冷的證明讓這段關係顯得沒那麼必要呢?

然而,雖然現實迫我接受一切已經變了的事實,但我仍然很想念舊日的樣子。

因此,外界的一切都彷彿總有理由喚醒你的美好、總有事情給我觸景傷情,哪怕微不足道得就像只想起一些我們最終沒有實行的to do list,已經成為一種記憶召喚,令我瞬間泛濫成災,想起很多畫面,包括曾經的你、曾經的我們,或悲或喜;或憂或痛,一直倒帶著。

這種「不由自主向著回憶沉淪」的吸力,猶如喜愛撲火的飛蛾,幾近是一種無能抵抗的本能反應,就算上一刻怎樣立定心志轉身,下一刻仍然很易反悔和動搖。

我知道,我真的知道,我是時候需要解除這個死結,別再活在過去的悔疚和未來的惶恐不安之中,學會待自己寬仁一點,好好跨過去,因為善待現在的自己,就是最好修正過去、建立未來的方法。

可是,目前的我真的過得一點也不好,很多時候根本熬不過去,面臨崩潰邊緣,既無法消化這些失去和劇變,更加無力抗拒,所以只能不斷痛完再爬起來,逞強地繼續走下去,但不消一會又再倒下,一直無限循環,身不由己。

我真想知道,如果你看到我總是這些很累很累,心裡總是冒起一種對生活厭倦的情緒,你會怎樣?會不會為我動搖?

IMG_20220713_014513_124_edited.jpg
《自毁的程序》 作詞細語花絮:

原文:小克  IG@diuhak   (link)

從小心翼翼到揮灑自如

三月尾,開始寫第二部曲。

「無規矩不成方圓」,矩是角尺,規是圓規。

第一集的蝸居、窗戶,都是長闊高、方角,係關於空間多一點;

第二集,我想寫圓形,「程序」係關於時間多一點,所以chorus「再兜一圈」、「漩渦之中」一早諗好,係諗極都諗唔到verse應該點鋪陳。

有日,Jer拍戲時給彭導聽了《離別的規矩》,彭導聽後說:「我覺得個男仔根本無走過,一直响大廈附近掛住個女仔。」

係喎!呢個idea好有趣,果然係編開劇先諗到!於是我就偷咗呢條橋寫咗圍著大廈的「一圈一圈伏線」呢句。

我真係好鍾意呢啲創作過程中嘅奇遇,Jer如果無拍嗰部戲就唔會得到呢個啓發。

所以多謝彭導! @kearenpang

子軒s上

 

另外要多謝毛導 @shunyumo ,開場個location係我私心跪求佢去取景,係灣仔華都樓嘅樓下信箱走廊。華都樓係我故居,呢條走廊記錄咗我最重要嘅成長。

都話填詞人寫嘅嘢,其實同時都係寫畀自己聽的🥺。